Shuran_yang

减肥快一年,结果还胖了。

离过年还有三个月不到了……

那个令人颤抖的痛并着快乐的时间。

 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三十一「你在做什么呢?」


   南央病好后,又接着之前的行程开始跑夏家的产业,结果依然没什么发现。

   事后心里失落又沮丧,一个人闷闷的趴在小花园凉亭的木桌上发呆。

   文景下课后来后门喂大白,回来看见南央一个人坐在凉亭发呆便走了过去,上次生日南央送他的望远镜,让他十分喜欢,却一直没来得及再次道谢。

  「南姐姐,你在干嘛?」文景径直坐到南央对面,双手托腮发问道。

   我趴在桌上抬眼,懒懒的用手指搓着桌子上的木纹「什么都没干,就是觉得无聊。」「无聊?那我陪你聊聊天吧,算是上次望远镜的谢礼。」文景坐在托腮。

 ...

酸的很小清新,kkkk

 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三十「逗我玩儿?」


   我为难的看着那些葡萄,它们犹如一个个小小的恶魔兵,拿着三战叉准备冲向我的胃。

   没办法结果当然是愿赌服输,我一个人承包了所有葡萄,最后捧着如同怀胎般的肚子回到房间。

   凌晨两点多,夏常安睡得正迷糊,耳边却不得清静。总感觉楼梯口有人走来走去,他撑着身体爬起来,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,下床想看看是怎么个情况。

   结果一开门就看见南央扶在楼梯口,缓慢的下楼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。

   夏常安楞了下,忙甩头清醒了两秒后,上前扶住她询问「你怎么了?」「上吐,下泻……」南央回答的气若游丝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二十九「下次,下次我一定……」


   进去后,我把葡萄放在他桌上,直接抱起西瓜对着中间就准备挖下去,夏常安慌忙两步上前夺下西瓜,死死的护在胸前。

   「喂!小丫头,我说的是,一,起,吃!而不是说给你吃!懂?所以你能不能别那么自觉。」我看他瞪眼护食的姿态,八成是不愿意让我了,思索片刻举手提议道「要不这样,石头剪刀布,谁赢了谁就吃一口,怎么样?」

   「我才不要呢……」夏常安话还没说完,我立马脱了鞋子跪坐在沙发上,双手握拳放在下巴处,眼睛努力瞪大外加眨呀眨的。

   故意拖长音的装可爱道「三、哥,常安哥哥~人家也想要吃嘛~」自从那天过后,我...

胖,一定是有原因的!(摊手~)

 

今天真的是被气到了,世界上的任何食物都应该被尊重不是么?

难道因为是昂贵专卖店的食物,就一定会比超市的平价食物更高贵么?就因为是舶来品难道就比本土产品美味了么?这个观点我不愿意接受。

我个人非常喜欢中式的点心,麻团,酒酿饼,寿桃,绿豆糕,更别提各种酥饼类和老式的清水鸡蛋糕,都是我的喜欢。

可我从来不会用他们和丝绒小蛋糕,奶油曲奇饼,甚至是日式和果子,韩国辣年糕来做比较,因为无论哪一种都是会令人高兴的产物。

他们代表这一个地方,一个国家,甚至是一个时代。

没有谁比谁高贵些,只有你更喜欢谁而已。

不比较,是最起码的尊重,所谓的标准,本来就是非常暧昧而又个人的东西。

 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二十八「慈祥的人?!」


   我看他那个样子,小心的坐在他旁边询问「怎么,是不是那里不舒服?」「嗯,酒喝多了吧,头疼呢。」「那我帮你倒杯茶。」起身想要走,却感觉到衣服下摆一重,夏常安拉住了南央的衣角。

   「别走,乖乖坐下。」夏常安声音压的很低,里面透着些平时不常听见的磁性。坐下后,他侧身靠在我肩膀上,动作自然的让我脸红。

   随后轻轻蹭了两下找到了舒服的位置,过了好久才酥软软的开口「我说…你别总看着他们…偶尔,也看看我吧。」

   “怦怦,怦怦——”陡然上升的心跳,是我始料未及的,就连初见谷少北时都未曾有过,当下身体僵硬的不知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二十七「酸么……?」


   很快中饭就做好了,东西上桌时,夏常安一眼就看出,那个拍黄瓜是南央的作品。

  粗细颗粒不均的蒜蓉,不,不能说是蒜蓉,那明明就是蒜块,烂唧唧的黄瓜浸泡在不知道是醋还是酱油的调料里,黑乎乎的整个氛围看起来十分诡异。

   「真丑……」阿亮嫌弃的看着那盘黄瓜小声,夏常安吞了吞口水,小心的瞟了眼旁边的南央说「那个,这黄瓜是你做的?」「嗯!是,我很努力拍的,虽然蒜蓉做的不好,可是味道一定不错!」南央也不看他,拿起自己的汤勺挖了满满一勺递给他说「你尝尝,我真的很努力的哦!」

   航威嘴角隐隐笑了笑,安稳等着看好戏,还故意使...

国庆节挨饿的我……
想吃蛋糕
想喝可乐
……
然而我在减肥。
算了,不说了,心累……

 
©Shuran_yang | Powered by LOFTER

嘿,快点跑来见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