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uran_yang

有什么比耳环更性感的首饰呢?

柔软的耳垂,微微泛红的眼角,散乱的卷曲黑发……

“嘘,别说话,小心碰头。”

图片来自水印 蘇富比拍卖行,如果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二十五「能不能放过我呢?」


   看着南央与那个男人的互动,夏常安越来越向下的嘴角,已经逐渐变成了一个小小“^”形。

   他不觉得自己对南央有多大的兴趣,只是不喜欢自己的盟友和别人过度亲密而已,况且还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男人。而南央告别了军满后,满脑子里可都是在考虑着那几亩田地的事情。

「今天你去哪儿了?」夏常安冷不丁从身后窜了出来,吓得我差点就要大喊了,转手就疯狂的连续拍打他的胳膊「你要死啊!从哪里跑出来!吓我一跳!」我瞪着他,他也不回,依旧面无表情的重复着那句话。

   「今天去哪的?」「我还能去哪儿?不就是去看地方嘛!今天那块地方在郊外走的脚都疼。」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二十四「长相可爱的小哥」


   「哟,去哪啊,南妹妹?」夏常安M字腿蹲在大门外面,嘴里咬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的抖着,活像个小流氓。

   我撇了他一眼丢下句「你管我。」便继续迈开步子,夏常安忙起身拍了拍裤子,跟了上去,嬉皮笑脸的绕在后面嘟囔「怎么,前两天还在我房里亲亲热热的聊天,现在耍什么脾气呢?」

   啧啧,他又开始胡说八道,我突然停住脚步转身,夏常安忙刹住脚,两个人差一点就撞上了。

   我瞪着他教训道「你嘴巴就不能老实点儿?非要这样油嘴滑舌的和我说话?」「啊?好好好,不说就不说嘛,你今去哪儿,我没事刚好陪你。」夏常安双手做投降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 二十二「不随便的狐狸?」


   晚上已经过了饭点,却在餐厅看见夏常安一个人坐在那里吃饭,南央小走过去打招呼到「才吃饭呐?」

  「嗯。」夏常安头也不抬的继续扒拉着饭菜,他其实早就听到了南央的声音,说实话这女的绝对没有唱歌的天赋,那小曲哼的……支离破碎。

  「正好,这个给你,三鲜和纯肉的饺子。」我将食盒打开摊放在他的面前。夏常安这才抬起头,两只大眼睛盯着她眨巴眨巴的,嘴角带着坏笑,像只小狐狸似的调侃道「你怎么,这么关心我?今天这是要向我表白了?只有食物可不行呢,我呀,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哦。」「啧啧!话多,你爱吃不吃,不吃我拿去喂狗了。」南央懒得理他,做势要收起饺子。

 ...

嗨,朋友们,这月家里有喜事,(撩头发~)所以停更三期~下个月见啦。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二十一「他的名字。」


   次日,南央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拨通了谷少北的电话,根据他的要求约好时间在一家小餐馆见面。等南央七拐八绕的来到地方时,谷少北已经早早的坐在了里面。

   南央到了门口,谷少北便起身挥了挥手示意。南央落坐后谷少北说「这里是我常来的地方,东西好吃又干净,比外面那些寻常菜馆实惠很多。」

   我环顾四周打量起这家餐馆,其实相比较普通小菜馆这里更像是家庭式的私房菜馆,虽然地方不大,气氛却非常舒服。桌子和地面也没有那种油腻腻的感觉,空气里还时不时伴随着米饭的香味。

   果然没一会菜就上来了,他并没有点什么奢侈的食材,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二十「别着急,还没开始呢。」


   隔天用过午饭,南央拿着字帖突发奇想的要去小花园练字。结果外面日头正盛,没写几张就觉得全身热的慌,陈妈看见后忙准备了冰凉的酸梅汤,想给她散散热。

   南央本就渴,看见酸梅汤整个眼睛都亮了,端着汤立马大灌两碗,果然又解渴又解热,陈妈看她样子笑着嘱咐「姑娘也慢点喝,别着急,喜欢我再去给你端。」

  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,放下手里的杯子称赞道「陈妈做的酸梅汤太好了,一着急就这样,是我鲁莽了。」陈妈听她这么说心里很受用,也就坐下与她闲拉家常起来。

   陈妈这一坐正合了南央的心,陈妈是这里后院的管事人,大大小小的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九「原来,你也会有这种表情。」


   隔天晚饭后南央因为无聊,决定外出散散步,一路双手背后走的悠闲。可当路过江家后门时,被里面传来的小声争执牵住了脚步,抱着八卦的心态,南央悄悄的靠近声源。

   「二少爷请您放手!再这样我可要叫了!」「哟,红玺小姐还真卖艺不卖身啊,你叫就是了,等人来了,你看他们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!」

  「你……请你放开!」「来嘛,小宝贝,让哥哥我好好亲亲~」门内江家二少爷用力抵着红玺,一脸淫笑的上下其手,红玺涨红着脸,用力不停的挣扎挡住他的动作。

   就在两人僵持了好一会,当红玺觉得这次是在劫难逃时,门外传来喊叫「失火啦!失火啦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八「重叠」

   「你好,我是谷少北。」那个声音南央曾幻想过无数回,低沉却又性感的令人无法忽视,抬头看着他,声音变得有些不真实。

   「你……是?」谷少北拉开椅子坐下后,好脾气的再次做了自我介绍「你好,我是东郭长官指派来协助你的,我叫谷少北。你呢?」该死,是真的!是活的!我赶忙低下头,双手紧紧的攥在了一起。

   「南,南央。南方的南,中央的央。」努力调整呼吸,想要舒缓下内心的慌乱。谷少北很快就发现眼前这位姑娘脸,已经红到了枫叶的那个级别,寻思他们以前认识么,还是说这孩子天生就这么容易害羞?

   感觉到了他微妙目光的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七「真的是……无赖。」


   南央像只受惊的兔子,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,生怕做了不该做的反应,会刺激到他。可在这种气氛下,有的似乎不只是害怕,不过南央知道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些的好时候。

   只能背紧紧的贴着墙,努力控制发紧的喉咙「夏…呃…常安,你想干嘛。」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夏常安立刻自问,对啊,他这是在干什么呢!

   夏常安皱眉意识到自己行为有失,瞬间收手离开她的身边,嬉皮笑脸道「怎么,这种手段你就不行了?这样很容易被坏男人骗的哦。」

   我愣了下,他退开的速度太快,快到让我来不及适应,而他的态度更让我不解。

 ...

©Shuran_yang | Powered by LOFTER

嘿,快点跑来见我。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每周三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