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uran_yang

《默燃鲜衣,春染花·下篇》一百四十六


「妈妈不怕,你也别怕。」

   她说的对,我们的交情不比平常,而最近接二连三的事情弄的我疲惫不堪,我靠在她的肩上低声「其实都不是,只是我不想成为负担而已……我也想要试着依靠别人,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有谁可以让我依靠……那个时候我行为出现偏差可是自己却不觉得,当时这并不是什么可以见光的事。

我父母操碎了心,说句好听叫做自家的闺女喜欢上了一个小明星,说句不好听的,叫做我的闺女喜欢别人喜欢到变成变态了。一开始我并不愿意去治疗,因为我觉得自己没病啊,可是我又没办法和别人去说,因为再别人看来你确实就是病了。

那时候他们把我关在家里,就这么关着,有一次我自己都不记得究竟是为了什么,突然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把房间里所有东西都弄的乱七八糟,我当时真的是控制不住,大脑一片空白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……那次对我来说就是一场灾难,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见我妈在哭,而且是那种蜷缩在一旁披头散发的小声哭泣,我当时甚至不敢靠近她……」

   宋云感觉到靠着她肩膀的小人儿微微发抖,那时候她才14岁……宋云鼻子酸酸,跟着有点想哭的冲动「那后来呢。」

   「后来,等我爸回来,我妈告诉他我突然情绪失控,她想拦都拦不住。当时我的不知道是因为碰到了什么,手臂划了条口子。

我妈她就一边哭着帮我处理伤口,一边颤抖的安抚我说‘然然,疼么?然然,你别哭啊!妈妈没事,妈妈只是被吓到了。真的,妈妈不害怕,我们然然,也别怕!无论怎样都有妈妈在,然然,你别怕啊。真的,妈妈会一直保护你的!’

我爸在旁边只是走过来紧紧的搂住我和我妈说‘没事的,一家人都会没事的!女儿不怕,你也别怕。’宋云,你知道么,事后我才明白,有些自我意识过于强势的人,是永远不会觉得自己有病的。」

   然然哽咽的擦去眼泪,坐起来灌下整杯的酒接着说「后来,我同意治疗,但是要求他们放给我三个月,我答应他们三个月后一定做个正常人,接受所谓的正确引导。我记得清楚当时我妈高兴到哭。

三个月后我接受了治疗很快就回归了正常,其实我并不是不相信你们,而是我总是希望让你们看到我最好的一面,我心里总是在害怕着自己会再次失控,其实你们不用担心的,我很好,真的很好。」

   宋云开始后悔了,她不应该答应王俊凯的,这样的然然她不愿触及,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,都像是一个个的巨石压的她无法动弹。

不接受换名二修,前后文倒置,切割移植。所谓借鉴的,任何形式的偷盗行为!请某群人自重!!

坚决反对上述行为,愿与读者们一起,维护良好原创氛围,贡献正能量!

版权,著作权,都归属于作者。欢迎署名转载,文学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舒然杨

评论
热度(6)
©Shuran_yang | Powered by LOFTER

彩虹的尽头会有什么呢?
「宝物哦,彩虹的尽头听说会有宝物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