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uran_yang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二十四「长相可爱的小哥」


   「哟,去哪啊,南妹妹?」夏常安M字腿蹲在大门外面,嘴里咬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的抖着,活像个小流氓。

   我撇了他一眼丢下句「你管我。」便继续迈开步子,夏常安忙起身拍了拍裤子,跟了上去,嬉皮笑脸的绕在后面嘟囔「怎么,前两天还在我房里亲亲热热的聊天,现在耍什么脾气呢?」

   啧啧,他又开始胡说八道,我突然停住脚步转身,夏常安忙刹住脚,两个人差一点就撞上了。

   我瞪着他教训道「你嘴巴就不能老实点儿?非要这样油嘴滑舌的和我说话?」「啊?好好好,不说就不说嘛,你今去哪儿,我没事刚好陪你。」夏常安双手做投降状,笑眼里蒙着一层润盈盈的水光。

  我看他乖觉也没说同不同意,只自顾自的向前走,夏常安自然知道她的意思,乖乖跟在后面。

   就这样夏常安一连陪着南央跑了三天,结果两人都一无所获。

   今天夏常安也不知是有事,还是觉得腻了,只有南央一人独自出来。

   南央现在脚下踩着的是夏家的一片农田,如果不是事先查过,她都不知道夏家还有粮米生意。

   看着四周的几亩田地南央有些发难,这田地也不算多,米粮出得估计也不多,这是什么意思?是专供给老爷太太们吃的米粮么?因为太过专注并没在意到远处一位年轻小哥正向她走来。「你在做什么?」耳边突然出现的声音,吓的南央向后一个踉跄。

   「对不起,你还好么?我并不是有心想吓你的。」小哥忙上前扶住她,并且道歉,我轻轻拍了拍胸口,随后推开他摇头「没事,是我在这发呆,一下走了神。不怪你,不怪你。」

   长相可爱的小哥,笑了笑「你来这里做什么?这是私人家的地方,一般不会有生人来。」「对不起,我……」话还没说完,肚子却先开了口“咕噜噜噜”

   南央立马双手按住叫唤的部位,羞耻的看着他笑了笑「那什么,不好意思啊。」小哥看她窘迫的样子觉得有些过意不去,开口邀请道「如果不嫌弃先来我家吃点东西吧,我奶奶做了黑米八宝粥。」

   南央有些为难,她早上出门就吃了两个包子,本想着到了地方再吃。结果到了这里才发现,这就是半个郊区,那还有什么吃东西的店!所以一直饿到了现在。

   “叽咕噜噜,噜噜~”肚子发出了更大声的歌声,「走吧,在不吃东西,你的胃会疼的。」小哥说完就带头走了三步,后转头对南央再次挥了挥手道「快啊,就在前面了。」

   最后还是敌不过身体的本能,南央来到了小哥的家,环顾四周不大的屋子收拾的井井有条,军满的奶奶端来两碗八宝粥,一碗放在了南央的面前一碗放在了军满的面前。对南央做了一个吃饭的手势示意她吃,南央点点头小声说了句「谢谢奶奶。」老人家淳朴的咧嘴笑着走开了。

   南央舀起一勺放入口中,黑米的清香混着着枣甜,还伴着一颗一颗软糯糯的小汤圆,这口味真是……绝了!

  军满看着南央如同慢动作一般,逐渐张大的眼睛,就知道这东西对了她的胃口,嘴角忍不住勾起了笑意,果然可爱的人笑起来就更加可爱了。

   「好吃!真好吃!」南央鼓着腮帮连连称赞,军满把奶奶新做的绿豆糕往她面前推了推,说「好吃你就多吃点吧,对了,我叫军满,你呢?」「我叫南央,很高兴认识你。」我向他伸出手。

   军满轻轻握了一下接着说「你来这里做什么?是来找人的?还是迷路了?」「啊……哦,我听别人说这附近有荷花池,所以找过来。不过……找了好久也没找到,想来说不定是他骗我的也不一定了。」我随口编了谎敷衍了过去。

   军满撑头想了想「这里从来没有过什么荷花池,想来那人一定是诓你的。」南央也用力点点头,继续吃着八宝粥。

   很快东西吃完了,两人帮着奶奶收拾了碗筷准备离开,走到门口时看见军满从后院推了自行车过来说「你是要去城里么?」我点点头,军满长腿跨上了脚踏车拍了拍后座「上来,我送你回去吧,这里路远不好走。」

   我没来得及回绝,军满奶奶就走了出来,不停比划手势。一边拍了拍自行车,一边指着远方。军满解释说,奶奶的意思是让我送送你,这里离城里远,自行车走的要快些, 说罢便把伸手我拉上了后座。

  路上我小心的拉着军满的衣角,没话找话的聊天「那里几亩田都是你家的?」「嗯,算是吧。」「算是是什么意思?」「嗯,这么说吧,这这地以前是夏家的。」「夏家?」「对,就是夏万成夏老爷家的。」

   「后来他不知为什么把地给了我爷爷,说让我们一家种地种粮食一家吃。也不收租。」“咯噔~”自行车被地上的小石子给暗算了,一个小小的颠簸,让南央抓住军满的手又紧了紧。「夏老爷总不会平白无故把地方给你们吧?」「当然。」军满回头看了眼没有后面的车辆,过了个马路。

   接着说「你今天没看见,后面有一大片的秋海棠,夏老爷叫我奶奶帮他照顾着,每年秋天海棠花开的时候,夏老爷都会来这里一次,年年都不曾错过。」

   海棠花么?我暗自生疑,夏老爷爱海棠?不对啊,夏家那么大的庭院她见过玫瑰,牡丹,腊梅,睡莲,却独独没有见过海棠。

   「我奶曾经是出了名的花匠,我猜夏老爷就是因为这样才找的她吧。对了,你要去哪里,已经快进城了。」「那个,你把我放在百汇街就行了,我还要买些东西。」

   「那正好,我就在百汇街上的一家八宝元宵铺子上班。」军满回头看了眼南央笑了起来。

   「难怪你家八宝粥那么好吃,原来你就是大师傅啊。真是厉害!」听到南央的夸赞军满有些不好意思「你想吃下次可以来铺子,我请你。」军满按下刹车,稳稳的停在了百汇街牌坊下。

   南央跳下车来,对他稍稍弯腰致谢「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,谢谢你送我回来,也谢谢你请我吃了甜粥。嗯,你能告诉我你是那家铺子,我之后有空也好找你去。」

   「就这里,中华瓷器行左边第二家满记。」军满随后指了指,果然有个小铺子门上写着满记两个大字。

   南央点点头,顺手掸掉他肩头的一点细小灰尘道「那好,今天谢谢你了,过几日便去找你。」

   但凡南央稍微回那么一下头,就一下!都会发现站在不远处的夏常安,从她下了军满车的那一刻起,这一切都被他看在了眼里。

不接受换名二修二改,前后文倒置,切割移植。所谓借鉴的,任何形式的偷盗剽窃行为!请某群人自重!!

坚决反对上述行为,愿与读者们一起,维护良好原创氛围,贡献正能量!

版权,著作权,都归属于作者。欢迎授权署名转载,文学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舒然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热度(2)
©Shuran_yang | Powered by LOFTER

嘿,快点跑来见我。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每周三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