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uran_yang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三


   酒席间夏文涛一口一个妹妹的,叫的我直竖汗毛,不自觉的微蹙眉。当夏文涛再次举杯邀请我喝酒时,正想着如何拒绝,夏常安就挡了出来。「上桌这么久,二哥都不和我喝一杯,怎么总是找南央姑娘?而且人家早已说过不甚酒力,你怎么还那么不识趣呢?」

   夏常安这话一出,立马惹来了夏文涛的嘲讽「你,一个乡下出来的私生子,也配和我喝酒?能让你上桌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,你别自讨没趣。」我余光小心的扫了眼夏常安,他神态如常,似乎对这种话早已习惯。

   他轻啜一口小酒扬唇「私生子怎么了?爸既然让我留下了,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夏家三少爷,二哥要是不服气大可以找爸去说,让他再赶我出去,也是一样。」

   「哼,不知道你用了什么下作手段哄得老爷子高兴了,才认了你这个儿子。别的不说就单看你现在这张小白脸,也知道当年你母亲肯定不是什么正经货色。」夏文涛对夏常安嗤之以鼻的态度,让我这个外人都有些难堪。

   「文涛,你少数两句!像他这种人你少招惹,省得人家背地里害了你,你还傻傻地不知道呢。」文涛和他大姐文淑两个人一唱一和的,倒是挺合拍。

   文成看着这几个弟弟妹妹只能和稀泥「夏常安,你就老老实实的吃饭不行么?文涛从小就是这样,你才来和他抬什么杠。」夏常安还准备说话,我立马起身打断。

   「原本也是小事,常安哥不过是想帮我说句话,倒是惹的文涛哥不开心了。这样一来可都是我的错了,我确实酒力不好,这杯以茶代酒给文涛哥赔不是了。」喝完,又举杯看着夏常安浅笑「同样,也谢谢常安哥哥。」一饮而尽后,沈怀柔这才开腔圆场「看看,人家姑娘多知礼数,你们兄弟有什么话不能回家说,非得人家姑娘在的时候夹枪带棒的说。搞的人家下不来台,你两个就有意思了?」

   夏文涛倒是豪气,一杯酒直接下肚「南央妹妹,见谅,见谅啊。」我点头示意便不再多说,才来第一天,可不想就此惹上麻烦。酒饱饭足后,文涛说要去铺子看账本,文淑要回江家,夏常安也说有事。最后福叔送我和文容还有文景一起回了老宅。

   到了老宅见过夏老爷后,王管家安排了我的住处,和文容一样是三楼,她在三楼第一间而我在三楼第二间。忙碌了这么久又看了那么一出戏,感觉累的慌。终于可以缓口气休息休息了,从包里拿出衣服一件一件的放入衣橱,顺便考虑下该如何正确的打发下午的时光。

   计划还未形成,就听到了敲门声,开门后进来的是二太太和三太太。二太太和文涛长得非常相似,属于看一眼就知道是母子的那种,而三太太看起来则温婉许多,文容更多的大概是遗传自她父亲。

   二太太坐下后关切道「姑娘,觉得这房间还行么?要是嫌弃不舒服我就再给你换一间?」我摆了摆手低头微笑「着房间挺好,和三小姐靠的近我很喜欢。」

   二太太撇了眼三太太说「也是,你和容容差不多大,也好有个伴,下午可以叫容容陪你上街逛逛,买买衣服什么的。哦,对了,江家有个丝绸庄,里面布料都是上好的,我叫我们家之若陪你看看?」

   「您说的之若是?」二太太掩嘴笑了起来「哎哟,你看我随口就说了,之若是我家文涛上个月才过门的媳妇,是江家三小姐,江之若。」二太太言语之中有止不住的炫耀,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低头恭维「那还真是恭喜二太太,二少爷了,但今天就不麻烦二嫂了。我下午想一个人出去逛逛,顺便认识认识地方,熟悉熟悉环境。」

   二太太也许已经达到了此行的目的,不再多说起身点点头「也是,反正你要住一年呢,我们来日方长。」说完笑着走了出去,从头到尾三太太就像个陪衬,除了点头再无其它。

不接受换名二修二改,前后文倒置,切割移植。所谓借鉴的,任何形式的偷盗剽窃行为!请某群人自重!!

坚决反对上述行为,愿与读者们一起,维护良好原创氛围,贡献正能量!

版权,著作权,都归属于作者。欢迎授权署名转载,文学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舒然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热度(2)
©Shuran_yang | Powered by LOFTER

嘿,快点跑来见我。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每周三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