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uran_yang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八「早知道就不“宰”她了。」


   巷子两边有不少店铺,大多是卖衣服和草药的。直到深处才被一家店铺吸引住,上面写着两个金灿灿的柳体「稀世」,我不觉笑了起来,好浮夸的招牌,还稀世?真想看看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。我站在门口,看了好久也不知道里面是卖什么。

    门对面阴凉处有一位手带檀香串,穿着白色夏丝短褂的男人坐在那边摇着蒲扇。

   男人打量了南央才半晌懒散询问「怎么,想买点什么?」他的突然出声吓了我一跳,忙接话「生日礼物。」男人起身点点头,招呼道「行吧,那进来看看,送男的还是女的?老的还是少的?」

   我跟在他后面进去后才发现,这是间古董铺子,他走进柜台里,随手一指旁边的红木座椅「坐。」我乖乖坐下后说「是送给别人的十八岁礼物,是个男生。」他点点头随意的拿出三个小物件,放在托盘里拿了过来。

   一件是小鲜桃造型的玉挂件,一件是兽头造型的檀木印章,最后是一件西洋的单筒望远镜。我拿起一一挑选后疑惑「你这不是古董行么?这些都不算古董呀。」

   男人一听咧嘴笑了起来「哟,您还挺懂行,不过送个十八岁的娃娃,您还真要个古董?」他这话说的在理,我拿起望远镜询价「这个多少钱?」

   「两块。」在这个一顿涮羊肉只要一块大洋的时期,两块买个望远镜确实不算便宜。(物价参照民国12年—16年。)我从皮包里拿出两块大洋递给他「行吧,能帮我包起来么?」

   「当然。」男人收了钱又懒懒散散的走回了柜台,随意的把钱丢进钱匣子里,把望远镜放回原盒中,大手抽出几张花纸开始包裹。

   过了两分钟他依然没有成功……

   我只能无奈起身走去柜台,站在他的对面出声「要不,我来吧。」他也不推辞直接抽出两只新的花纸递给南央,挠了挠头「会打包的人去看戏了,我实在搞不来。」南央没说话,低头开始包装礼物。

   今天难得天气好,阿亮得空提着静娘做的狮子头,一路小跑进了铺子「杭哥!你在不在?」刚跨进门,就看见一个穿着米黄色连衣裙的女人站在柜台前。

   他走过去瞥了一眼,立马瞪大眼睛高喊「哇呀呀呀!怪大婶——」「你……」该死的,又是那个臭小子!!上次是阿姨,这次居然变大婶??

   我抿嘴,努力吞回已经到了嘴边的脏话,看了他一眼正色「你好,我叫南央。」「什么啊,就是怪大婶!杭哥我告诉你,上次给真真吃东西的怪大婶就是她!而且都怪她,真真回家都不理我了!不管,你今天一定要帮我做主。」阿亮撅嘴指着我对店老板撒娇控诉。

   顺便给了我一个「你等着吧,我哥一会会狠狠收拾你的眼神。」他眼神还没来得及收回去,杭威就对着他脑袋瓜就来了一巴掌,那声音,真是清脆响亮。

   「什么怪大婶!这是我尊贵的客人,你小子的衣食父母!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故意来砸我场子的?」

   阿亮瘪嘴摸了摸热辣辣的脑勺,望着在旁偷笑的南央装凶「喂,你付钱了么?」「啊?什么?」「我问你付钱了没有!」「付了。」我老实回答。

   一听她给过钱了,阿亮立马放松下来,继续对着杭威碎碎念起来「哥,她给过钱就没关系了!反正生意成了,杭哥我给你说啊,真真她回去还和静娘告状……」

   我眼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两下,看来这小子是选择性无视我,只能鼓着嘴的拿起已经包好的望远镜,对掌柜摆摆手说了句「再见。」顺便在心里默念祈祷:黑煤球小子,咱们最好永远别再见了!

   南央走后,杭威打开食盒随意的捏下一块狮子头,送进嘴里,打断任然在啰嗦的阿亮「她叫什么?南央?」

   「对。」阿亮点头,怪大婶说了两次她叫南央,他不会记错。「啊,是这样啊,早知道就不“宰”她了。」

   「诶?」阿亮皱眉狐疑的看向他「为什么?」「没有,随便说说而已咯。」杭威也不做回答只是耸肩,收起饭盒向内室走去。

不接受换名二修二改,前后文倒置,切割移植。所谓借鉴的,任何形式的偷盗剽窃行为!请某群人自重!!

坚决反对上述行为,愿与读者们一起,维护良好原创氛围,贡献正能量!

版权,著作权,都归属于作者。欢迎授权署名转载,文学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舒然杨

评论(1)
热度(1)
©Shuran_yang | Powered by LOFTER

嘿,快点跑来见我。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每周三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