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uran_yang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「正真的任务」

   南央抬手从皮包里摸出钱包,打开后是一张黑白证件照,照片上的男人眼神锐利,嘴角刚毅,看起来总有一种运筹帷幄的自信感。

   这张照片是南央偷来的,当挽留无果后,她觉得不管怎么样,总要留下点什么,来纪念她那无疾而终的爱恋。

   当时南煜齐是班长,学校毕业拍证件照是他去领的。而南央趁着哥哥洗澡的时候,跑去他房间偷拿了一张谷少北的照片,后来听说照片丢了,哥哥被学校教官骂的半死,回来还被爸爸训了一顿。

    不过那时候南央也管不了那么多,为了能留下点念想,她似乎什么都可以豁出去。

   “噔—噔——”男士皮鞋踩在地板上闷声打断了她的回忆,南央慌忙收起钱包一转脸便撞进了夏常安的视线。

   说实话这男人太危险了,明明长了张清纯的脸,可神态却又常常故意做出勾人的模样,南央知道这种形容词不适合形容男人,可是他真的给了她这样的感觉……所以南央并不想和他有过多的纠缠,侧身想要离开。

   夏常安双手插兜挺着胸口堵在了她前面,「怎么?三少爷有事?」「倒也不是什么大事。」夏常安半挑眉的看着她轻笑「我昨天还在想,像南央小姐这样的人,究竟会喜欢上什么样的男人,结果现在看来你的眼光也不过如此。」

   「你什么意思?」夏常安逼近一步,眼神灼热,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「程家大少爷确实皮囊不错,但是能力一般,再加上他有个厉害的母亲,我想程家大少奶奶的位置不会那么好座。」听他说完,我默默松了一口气,调整了下皮包手带,望着他那双桃花眼装傻到「这就不劳三少爷操心了,有时间管我喜欢谁,不如想想如何对付你那些个“爱在当下”吧。」说完掂脚轻巧的绕过他,指尖划过楼梯扶手,从容的走了下去。

   夏常安目送她离开,踱步到刚才她站过的位子,楼下谷少北依旧和程家大少爷谈笑风生。夏常安垂眸靠在栏杆处轻轻嗅了嗅,空气里似乎还残留着她身上那股子清甜的果香。

   早饭后福叔拿着一封信,交了给刚巧要回房的南央,南央点头道谢后回房打开细读,这是一封接头信,终于在来这里的第二十三天和线人接上了。

   其实她并不是什么刘老板的侄女,真实身份是军统三处的特派专员,这次来到浔县是为了调查“官商勾结案”今年开春军统高层下派任务,说有乡县出现官商勾结,徇私舞弊的情况,首要调查人员就是当地首富。

   当这个任务派给南央时,她有一百个不愿意,一来她并没有什么想要升职的野心,二来她对离家一年还是有排斥的。

   直到后来东郭长官亲自到她家告诉她,之所以选择她是因为这次所谓的官商勾结只是幌子,真正的目的是浔县死了个军统特务名叫“梁兆明”他们怀疑这事和中军内斗有关!最重要的是,这位特务最后一次汇报时是说去了夏家,所以军统怀疑夏家和中统有所勾结。

   而南家是自己人,自然更安全些,后来经不住长官的游说,南央才接下了这个所谓的“好差事”。

   而真正让她下定决心的,大概只是当她听见是浔县的瞬间。

不接受换名二修二改,前后文倒置,切割移植。所谓借鉴的,任何形式的偷盗剽窃行为!请某群人自重!!

坚决反对上述行为,愿与读者们一起,维护良好原创氛围,贡献正能量!

版权,著作权,都归属于作者。欢迎授权署名转载,文学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舒然阳

评论
热度(1)
©Shuran_yang | Powered by LOFTER

嘿,快点跑来见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