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uran_yang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九「单恋对象」


   很快迎来了文景十八岁的生日,夏家一如既往的大手笔,包下了整个天满楼。中午来的都是夏老爷生意上的朋友,而晚上则都是文景的同学以及小一辈的社交场合。

   晚上是年轻人的时间,请来了浔县最有名的歌星红玺小姐,红玺小姐确实歌声确实撩人。可南央却没什么兴致,懒懒的趴在二楼栏杆上看着他们跳舞,一点都没有想要下去参与的样子。

   夏常安觉得有趣,也在楼下观察了南央好久,她除了送礼物时和文景寒暄了两句外,便一直靠在楼上发呆,也不跳舞也不玩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 南央眼神散漫的在楼下扫来扫去,直到听见文景那句「谷主任好。」瞳孔的光才被慢慢的聚集在了一起。

   一位身着军统军装的挺拔男人,礼貌的和文景交谈着,送出礼物后稳步走向酒水台。他的每一个动作,都像是刻在了南央的心里一般。

   终于等到了!谷少北,二十八岁,浔县第一机动处,执行主任。谷少北也算的上是个传奇,本来只是个小警察,后来考了军校,在军校期间就算是非常优秀的学生,本来会有更好的发展,但是他执意要回到自己的家乡浔县,因为浔县是商县所以所谓的执行主任也没啥任务,除了情报收集,和普通公职人员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 可对于南央来说,他不仅仅只有这些而已,他更重要的身份,是她的暗恋对象。

   这话要从南家二哥开始说起,南央上面有两个哥哥,大哥南励承,二哥南煜齐,而这个谷少北,正是南煜齐军校时的同班同学。

   那年南央十八岁奉母亲之命去给哥哥送饭,送完饭后在回去的路上看见了独自训练的谷少北。

   那天谷少北在无人处半裸上身,一下一下认真做着俯卧撑。汗水顺着下巴滴入土壤,肩背上的精壮肌肉,配合着手臂上爆出的血管青筋,就这样毫无预警的俘虏了南央。而后她开始主动请缨帮哥哥送饭,一送就是三年。

   奇怪的是这三年间南央和谷少北没有任何交集,甚至连视线的交集都没有。她就这样傻傻的偷偷看了他三年,而谷少北就这样毫不自知的被偷看了三年。

   后来当南煜齐和父亲聊天,说谷少北毕业后可能要去浔县时,在门外偷听的南央整个人楞了快半分钟,然后像是被打了鸡血,转身就跑。

   她冲动的想要去留住这个男人,可是当气喘吁吁的跑到军校大门口时,却蔫了。她自己问自己,她凭什么能留住谷少北?

   难道她要说「谷少北,我喜欢你,非常喜欢,我偷偷看了你三年,我知道你每天都会多做一百个俯卧撑,八十组蛙跳,平均一分钟可以跳绳一百五十个?所以请你为了我留下吧!」

   呵……可别傻了,要是这样说的话,她绝对会被谷少北当成变态偷窥狂抓起来的!想到这里心里变得更不是滋味起来,就像原本被勇气充胀到飘起来的粉色气球,突然松了封口的结,“噗”的一声四处乱飞后,终究还是栽在了地上。

    不接受换名二修二改,前后文倒置,切割移植。所谓借鉴的,任何形式的偷盗剽窃行为!请某群人自重!!

坚决反对上述行为,愿与读者们一起,维护良好原创氛围,贡献正能量!

版权,著作权,都归属于作者。欢迎授权署名转载,文学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舒然阳

评论
热度(1)
©Shuran_yang | Powered by LOFTER

嘿,快点跑来见我。

一月四更,佛系减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