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uran_yang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二十「别着急,还没开始呢。」


   隔天用过午饭,南央拿着字帖突发奇想的要去小花园练字。结果外面日头正盛,没写几张就觉得全身热的慌,陈妈看见后忙准备了冰凉的酸梅汤,想给她散散热。

   南央本就渴,看见酸梅汤整个眼睛都亮了,端着汤立马大灌两碗,果然又解渴又解热,陈妈看她样子笑着嘱咐「姑娘也慢点喝,别着急,喜欢我再去给你端。」

  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,放下手里的杯子称赞道「陈妈做的酸梅汤太好了,一着急就这样,是我鲁莽了。」陈妈听她这么说心里很受用,也就坐下与她闲拉家常起来。

   陈妈这一坐正合了南央的心,陈妈是这里后院的管事人,大大小小的八卦消息知道的肯定不少。原本就想要找个机会和她打听打听的,一直没得空,今儿到好她主动搭话。

 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,从家里几口人到兄弟姐妹成家否,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四姨奶奶和二太太身上。

   一说起四姨奶奶和二太太,陈妈可是一肚子的委屈「姑娘你说,这主人家的事情我们也不太好掺和,可是她两个斗气总是我们做下人的受罪。老爷偏爱文景,常说他聪明有出息,以后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。

可这话不知是那个作死的,捯饬给了二太太,二太太听了可不生气,说老爷偏心什么好的都给了文景少爷,说什么价值连城的古董都给了他一人。

又说什么家里铺子不赚钱,文涛少爷天天累死累活的都不得人疼。拖拖拉拉说了好几车的抱怨话,结果这话一说老爷就生气了,转头又教训了二太太一顿。

当着老爷的面二太太也不敢说什么,背地里只拿我们出气。姑娘你说说这关我们什么事,古董商铺老爷自然有他自己的主意……」

   这里话还没说完,那边就有小丫头喊「陈妈,福叔找你。」「哎!这就来。」陈妈忙不迭应声后看着南央笑道「您看看,这说了没两句话,又要去了。」

   我点点头「您老去忙吧,说不定有什么要紧的事呢。」「哎,那我就先去了,姑娘有什么要的直接叫小云就行。」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。

   晚饭后我坐在书桌前,一个人仔细寻思起陈妈的话,感觉有几分意思。看来这文景古董铺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少,也不是什么秘密,不过这文物藏匿的位置,除了老爷以外还会有谁知道呢?

   铺子夏常安早就里里外外的查过了,外面账面上一点痕迹也没有,内部也什么机关通道的,铺子里的东西也只是寻常古董,并不稀奇。而老爷正真在意的文物究竟藏那儿了呢?

   南央捏了捏鼻梁,闭眼靠在了椅背上闭目养神,房间内只能听见外面纺织娘的声音,远远的传来,阵阵微风拂过窗边,白色的纱帘被吹起,像是朵朵小小的白色浪花,煞是可爱。

   房里南央猛的张开眼睛,停顿了两秒后站起来,扭头就像外走去,她来到夏常安的门前,刚准备敲门,门就打开了。

   看见南央的夏常安也愣住了,他刚准备去找南央,结果她却先站在了他的房门口。

   夏常安侧身笑了起来「刚要去找你,你就来了。可见我们心有灵犀,进来吧。」南央走进屋子四下环顾,真是奇了,一个男人的房间居然那么的干净整洁,要知道我两个哥哥的房间,那可是乱到没有地方下脚的。

   我手指划过窗沿居然一点灰尘都没有,笑着转头对坐在沙发上的夏常安发问「谁帮你收拾的,这么干净?」夏常安耸肩「我自己收拾了。」

   「哇哦,真是厉害了。」我夸张的点点头称赞,这样的表情到是把夏常安逗乐了「说吧,你来找我干嘛的。」「哦,对了,你不是叫我帮你打听文物的事情嘛,我今天听陈妈说二太太她们也知道这件事,而且颇有微词。」

   「嗯,这事好像不少人知道。听说前些日子还为这个和老爷子吵架了。」我点头继续说「对,就是这个,我回去想了想,你说文物这东西的地方,除非老爷死了,不认肯定就只有他自己会知道对吧。」

「那是当然。」夏常安摸了摸下巴,以老爷子那种多疑的个性自然不会告诉别人。

   「那你说打文物主意的绝对不止你一个人吧,别的不说就夏文涛,他能放过这么块肥肉?」我拿起他笔筒里的一支钢笔摆弄起来,夏常安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南央的意思「你怎么就能确定,他知道的就是真的呢?」

   「好歹他还有他大姐和母亲帮忙,总比我们两强。」我放下手中的黑色钢笔,看着夏常安「你想想,你才来夏家多久,我才来夏家多久?我俩知道的事情能有他多?再说你这个问题我也不好去问上头。

   不过我已经打了电话,叫他们帮我查夏家所有的产业地皮了,一有消息就会告诉你。虽然我不认为夏老爷会把东西放在这种明面上的地方,不过碰碰运气罢了。」

   夏常安微微歪头寻思琢磨了几分,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「行,夏文涛那边有我在,别的人你看着办吧。」我点点头,夏常安接着说「你叫我帮你找幽灵子,我去四处帮你打听了,说实话没什么东西,不过梁兆明倒是有些蹊跷。」

   「嗯?说来听听。」「这个梁兆明死之前见过一个声色院的妓女叫秋兰,我抽空去见了见,从她嘴里知道那天梁兆明去找她,说是要给她赎身。

   虽没说具体日子,不过秋兰说看他当时的那个样子,似乎是十拿九稳的了。秋兰虽然不算名妓,但也是有些身价的,就凭你们军统的那些工资估计是不够的。」

   「你是说,他另外有财路?」我疑惑的望着他,夏常安撇嘴「你是笨蛋么?这还用问。」梁兆明怎么会有别的财路呢?从他以前的上报材料里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,而且那个秋兰又是个什么人物?梁兆明愿意为她赎身,所以是相好么?还是别的?

    南央双手撑在书桌边低头暗自苦恼,夏常安把她蹙眉的样子看在了眼里,本来只想要出言安抚,却忍不住上了手,撸猫似的撸了两把她的后脑勺「有我呢,你急什么。」

   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到后的我,立马伸手按住后脑勺跳开嘟囔「呀!男女授受不亲,你别乱摸我头行不行,真讨厌。」

   感觉到了她的紧张,夏常安自觉后退了几步调笑「好好好,不摸就不摸,南家大小姐还有什么别的事了?没事我还要出去呢。」

  「没事了,我要回去睡觉了。」说完摸了摸后脑勺快步绕过他。

   夏常安跟在后面想要送送南央,却被南央一句生硬的「别送了,再见。」给打断了动作,说实话如果不是注意到南央红着的耳朵,他真的会以为自己被讨厌了。

不接受换名二修二改,前后文倒置,切割移植。所谓借鉴的,任何形式的偷盗剽窃行为!请某群人自重!!

坚决反对上述行为,愿与读者们一起,维护良好原创氛围,贡献正能量!

版权,著作权,都归属于作者。欢迎授权署名转载,文学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舒然阳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热度(2)
©Shuran_yang | Powered by LOFTER

嘿,快点跑来见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