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uran_yang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八「重叠」

   「你好,我是谷少北。」那个声音南央曾幻想过无数回,低沉却又性感的令人无法忽视,抬头看着他,声音变得有些不真实。

   「你……是?」谷少北拉开椅子坐下后,好脾气的再次做了自我介绍「你好,我是东郭长官指派来协助你的,我叫谷少北。你呢?」该死,是真的!是活的!我赶忙低下头,双手紧紧的攥在了一起。

   「南,南央。南方的南,中央的央。」努力调整呼吸,想要舒缓下内心的慌乱。谷少北很快就发现眼前这位姑娘脸,已经红到了枫叶的那个级别,寻思他们以前认识么,还是说这孩子天生就这么容易害羞?

   感觉到了他微妙目光的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七「真的是……无赖。」


   南央像只受惊的兔子,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,生怕做了不该做的反应,会刺激到他。可在这种气氛下,有的似乎不只是害怕,不过南央知道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些的好时候。

   只能背紧紧的贴着墙,努力控制发紧的喉咙「夏…呃…常安,你想干嘛。」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夏常安立刻自问,对啊,他这是在干什么呢!

   夏常安皱眉意识到自己行为有失,瞬间收手离开她的身边,嬉皮笑脸道「怎么,这种手段你就不行了?这样很容易被坏男人骗的哦。」

   我愣了下,他退开的速度太快,快到让我来不及适应,而他的态度更让我不解。

 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六「咦?心跳的好快呢。」


   越想越生气,直接一脚就踹上了他的小腿胫骨,夏常安没想到她会使用暴力,一个没防备,被她结结实实的踹了一脚,南央今天还是个高跟鞋,他立马龇牙咧嘴的单脚跳起,弯腰用手按住痛处,话还没来的及说出口。

   南央又顺手用皮包打上了他的后背骂道「呀,夏常安,你怎么这么不要脸!你怎么能骗我!该死的!你简直无耻!下流!」

   小石板路上偶尔有一两个的行人路过,两边都是民居,大晚上的夏常安可不想引来看热闹的人。夏常安伸手挡下她乱挥的皮包,一只手用力按住她的肩膀,将她抵在墙边阴影处,顺便用自己的腿紧紧顶住她的膝盖,故意压底声音威胁她「丫头,你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五「你,骗我?」


   很快柳大叔就回来了,他和柳大娘一样误解了我和夏常安的关系,本想解释却几次都被夏常安打断。

   他做的这样明显我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由着他们误会,临走前柳大娘一直拉着我的手,嘴里不停的叨念「那小子什么都好,就是好面子,爱装不正经。其实是个特别好的孩子,你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的,但是心眼绝对不坏,真的!你跟着他保准没错,要是他欺负你了,你就告诉我,我帮你说他。」

   「哎哟,大娘,您别一直说了,她又不会跑下次还来的呢。」夏常安挡在我前面想要让柳大娘松手,谁想柳大娘一把拨开他,只是看着我。

   余光扫了他一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四「安央同盟」


   又走了几步见夏常安停在一户人家门口,敲了敲门,没过一会出来一位大娘看见他后,立马咧嘴笑了起来。

   「我当是谁,原来是你回来了,快进来,快进来。都快半个月没回来了,你大叔天天叨念,生怕你出事!」夏常安也笑起来「怕什么,这不是来了么,喏,还带了她。」这时大娘才注意到安安身边还有位姑娘。

   这细细打量起来,还真不错,姑娘眉眼里透着水,身量身段也是一等一的。大娘眼珠子一转望着夏常安揶揄「这位姑娘是?」「她叫南央,今天陪我吃饭来的。」「哦,南央姑娘啊,快进来呀,快进来。」我还没做反应,便被大娘拉着进去了。

  ...

《石头·剪刀·不》十三「鹅绒」


   他的手很大很暖,虽然有些粗糙但握起来掌心却很厚实,一摸便知道是个有福之人。

   就这样被他牵着下楼走出了赌场,外面微风袭来,身边萦绕着淡淡的香气。之前就觉得他身上总有股药香,不是那种常见的苦苦味道,是种醇厚却又带着奇妙微甜的气息。
 
  或许是因为牵手走路的关系,夏常安似有似无的感觉到,南央的拇指轻轻的磨挲到自己的手背,她指腹柔软在他手背上,一下一下的磨蹭着,那柔软的触感像是新生的细腻鹅绒,不由的心跳加速起来。

   他很享受她的触碰,但不打算放任这样继续下去,「摸够了没有?」夏常安冷冷的声音在耳边炸开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二


   看着眼前的这位秃头大叔,皱着一张早已出了油的老脸,企图向南央靠过去,手也不安分的搭上了她的膝盖。

     我拧眉站起来,向后走了几步说「六爷,你只需要把你知道的情报告诉我就好,而且你只是我的情报收集员而已,还请你自重。」

   「哼…」六爷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,对南央刚才说的话一副嗤之以鼻的神情「南小姐怕是搞错了吧,这里是浔县,不是南城,再说只是喝杯酒而已,犯不着什么自重不自重的,再说我这体型还不够自重?」顺便还“啪啪”拍了两下那肥团团的肚子。

   「哈哈哈,要我说南小姐你也不至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一「怎么样?」


  「万利坊」看着牌子就知道是个赌场,现在时间不过六点,里面却早已人声鼎沸,吆五喝六的声音就连外面都听得到。

   南央进去四下张望,寻找着所谓的接头人六爷,随手抓住一个路过的服务生开口道「六爷在么?」服务生狐疑的看着她警惕询问「你是谁,找六爷什么事?」

   「哟哟哟哟,这是南央小姐么?」一位经理模样的人跑了过来,对服务生摆了摆手,示意他离开,转脸笑着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 跟着他上到三楼,三楼只有一间房间,经理敲了敲门轻声「六爷,南央小姐来了。」「进来。」里面传来男人洪亮的声音。

   我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十「正真的任务」

   南央抬手从皮包里摸出钱包,打开后是一张黑白证件照,照片上的男人眼神锐利,嘴角刚毅,看起来总有一种运筹帷幄的自信感。

   这张照片是南央偷来的,当挽留无果后,她觉得不管怎么样,总要留下点什么,来纪念她那无疾而终的爱恋。

   当时南煜齐是班长,学校毕业拍证件照是他去领的。而南央趁着哥哥洗澡的时候,跑去他房间偷拿了一张谷少北的照片,后来听说照片丢了,哥哥被学校教官骂的半死,回来还被爸爸训了一顿。

    不过那时候南央也管不了那么多,为了能留下点念想,她似乎什么都可以豁出去。

  ...

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九「单恋对象」


   很快迎来了文景十八岁的生日,夏家一如既往的大手笔,包下了整个天满楼。中午来的都是夏老爷生意上的朋友,而晚上则都是文景的同学以及小一辈的社交场合。

   晚上是年轻人的时间,请来了浔县最有名的歌星红玺小姐,红玺小姐确实歌声确实撩人。可南央却没什么兴致,懒懒的趴在二楼栏杆上看着他们跳舞,一点都没有想要下去参与的样子。

   夏常安觉得有趣,也在楼下观察了南央好久,她除了送礼物时和文景寒暄了两句外,便一直靠在楼上发呆,也不跳舞也不玩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 南央眼神散漫的在楼下扫来扫去,直到听见文景那句「谷...

©Shuran_yang | Powered by LOFTER

嘿,快点跑来见我。《石头·剪刀·布》每周三更新。